当前位置: 杭州网> 文化名人访谈> 文字·思想
独家专访青年作家王千马 畅谈《重新发现上海1843-1949》

2014-01-07 17:47    杭州网
书页截图

书页截图

《重新发现上海1843-1949》作者:王千马

 

    杭州网讯天平社区,面积只有2.68平方千米,但是,盛宣怀、黄郛、蒋介石、宋子文、孔祥熙、董浩云、周宗良、沈瑞洲、荣德生、杜重远、黎重光、萧军萧红、胡风、田汉、上官云珠、陶行知、汪精卫、白崇禧、马歇尔、李白、周今觉、张澜、宋庆龄、陈毅……

他们,都在那里住过。

如果说上海,是一座见证了中国近代跌宕沉浮的城市,那么这个社区,可称为中国现代化转型的一个标本。

一个叫王千马的青年新生态作家,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,2006年到上海工作了两年,来到杭州做了几年媒体工作,研究青年问题,主编青年书《不焦虑的青春》、出版小说《媒体这个圈》,研究中国商帮和城市文化……

然后,在研究“宁波帮”的时候,发现了这个社区,在社区的配合和自己的走访后,一本写天平社区里,这些大人物故事的新书《重新发现上海1843-1949》上市了。

1月7日,杭州网记者独家专访王千马,聊一聊他挖掘到的、天平社区里的那些人、那些事。

专访实录

杭州网(简H):怎么想起写这一个地方的这一段历史?

王千马(简W):一方面,我对当下的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是有兴趣的,我也想知道,就是中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,她有一个什么样的过去会导致现在的面目,对这个命题我一直是有兴趣的。后来正好,天平社区本身也有推介自身的意愿,我也想要写,所以就一拍即合,这样大家互相配合的挺多,否则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工程。

H:所以你写天平社区,然后挖掘了那么多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。

W:是啊,天平社区住了那么多值得一说的人,从1912年盛宣怀,到蒋宋孔(蒋介石、宋子文、孔祥熙),这是政治上的;金融上的,像席德柄、商帮荣德生、董浩云、沈瑞洲,都是那个时候的面粉大王、石油大王等各种各样的业界大佬,就拿周宗良来说,当年的德国公使去给他拜年,都是要按照中国的习俗给他磕头的,所以说牛到这个程度的;文化上的像肖军肖红,胡风,田汉;然后教育界的,像南洋中学的王培孙,还有李楚才、赵宪初、陶行知,包括在中共和国共协调的马歇尔,都在那儿待过,而且他们所待的地方,今天基本上都还在,只不过有些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H:是不是你书中所写的每一个人物和故地,你都一一走访了?

W:我走访了其中的大部分,有些是走访不了的,比如上官云珠的地儿,现在已经成为别人家的地盘,已经跟她没关系了,都已经被改变掉了。我会去走访他们的社区,跟旧居所在附近老人会去聊天,看看他们对这段历史是否有所了解,对这样一个人物有没有印象,然后通过他们来深入到原先的历史当中,所以还是蛮有趣的,因为走访这些东西,就走访了一段又一段传奇,相当于每天都能打通一个被现代逐渐隐藏的故事,我们很乐于写这样的故事。

H:嗯,所以这样的话,完成这本书花了多少时间?

W:这本书写了半年左右,其实对这个命题相关的素材,我很早已经在留意留心,正好之前在做一本书叫《宁波帮》,前几天刚写好序,正因为对“宁波帮”去了解,自然而然对中国的近代史发生兴趣,在我看来,宁波帮就是中国近代第一商帮,就是中国近代史的一条重要的引线,因为他们穿插在中国近代历史的所有节点和重要事件当中,我认为,了解宁波帮,你就几乎等同于了解中国近代史。

H:所以也勾起了你对近代史的一些兴趣。

W:对,你想知道中国今日的由来,你必须要了解中国在近一百年来发生了什么,走过了哪些路,才到了今日这样的模样,如果再往前,可能太远,跟我们息息相关的就是近一百年。

H:你最希望读者从这本书中得到什么?

W:我想也不一定要得到什么或体会什么吧,我更希望的是他们能看看这些故事,然后去了解中国现在之所以有今日的面目是不容易的,是通过前辈们前赴后继、各个方面努力去得到的。

其实我们现在主流意识形态去评说,一般来说都比较简单化,或者非黑即白化,这个人好就好,坏就坏,我们说我们取胜了就是因为正义战胜了邪恶,其实不是这样的,有时候正义并不意味着它是绝对的正义,邪恶也并不一定是绝对的邪恶,其实我们不能极端性的去说,历史的演变是一个复杂性的演变的。

H:就像我看您写宋子文是一个道理,这个人物身上就聚集了很多复杂性,因为跟钱有关系,他掌控经济,钱这样用或者那样用,都可能会带来我们所谓的正义或邪恶。

W:是的,宋子文是哈佛大学毕业的,也是古典自由主义学派的,他其实是很反对武人干政的,当时他对蒋介石北伐之后的一些抢占山头的行为,是很反感的。他也不乐于宋美龄嫁给蒋介石,只是后来因为抗战以及内战,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,来汇集和统治一些资源,才一步一步把他推向统制经济的一个平台上去,而且你要理解的是,每个人都是有欲望的,而且在你有绝对权利而没有监督的时候,这个欲望会膨胀的,会负向膨胀的,所以到最后在统治经济上他才越来越夸张,但评价一个人,不能只看他被唾弃的一面,他当年也是挺进取的,所以,我也希望说读者看过这本书之后,会明白,我们对历史的评价,需要一个正确的价值观。

H:或者说是一种察觉性,不要别人说他是坏的,他就是坏的。

W:其实每个人都是多面的,我一直说人是一个钻石体,评判一个人,你要从多方面去评判,而不是简简单单的,就像我们现在一个说法,说“选择性忽视,或选择性去记忆”。当然,也正是因为人是复杂性的,才会让这段历史变得丰富多彩,所以你才会去重新发现,如果都是已经被认定了,已经被定义了,那你就没什么发现的价值了。

H:嗯,我同意,我读您这本书就读到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事情,很有意思的一些东西,有趣的历史,好像也勾起了一点去了解这段历史的欲望,这可能就是你的书给人的一个变化,一个读者心态。

W:我其实就是想去还原一个真实的、不是很完美、但相对来说比较客观一点的历史。另外一方面,也想大家通过对这个社区的梳理,对这段历史的梳理,明白中国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一个中国。

H:我觉得这个系列非常值得一直写下去,像你也说到1949年以后的也会继续写,那在杭州也呆了这么久,有没想过在杭州也可以“重新发现”一下?

W:其实我对杭州有一条街是超级感兴趣的,我一直想去动笔去写它,就是北山路,其实从北山路的演变,也可以去重新发现一下杭州,其实杭州也并不仅仅是“西湖歌舞几时休”的地儿,它也是跟中国近代变革息息相关的一个地儿,你看它也有很多名人故居,所以北山路是我想挖掘的。

H:我相信如果挖掘北山路的故事和历史,我们杭州的读者们一定会非常期待。谢谢您,我们期待您的新作。

 

知名书评人邱向峰说:“历史,既由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堆砌而成,也由无数貌不惊人的平凡小事编织而成。王千马的这本书中,既有关于轰轰烈烈的革命大事记录,也有许多文化民俗小事的拾遗补缺,这才是历史的真实面目。这些能人志士留下的不仅是一个个背影,而是一段段精彩纷呈的故事。虽然他们最终成为中国现代化大转型的悲壮推手,但在历史的“天平”中,他们应有自己的分量。因此书写他们及他们所在的社区无疑具有独特而积极的意义。”

在“重新发现”上海之后,期待更多的作家、和王千马一起,去发现我们的历史、城市、社区。那些旧人旧事——无论发生在上海、杭州、北京、南京……也无论是大人物,还是小家庭,都寄宿着这个民族的根与魂。

【人物介绍】

王千马,资深媒体人,青年新生态作家。青年问题研究者。主编有青年书《无法独活·致喂大的年轻人》、《不焦虑的青春》。出版有小说《媒体这个圈》、《她比时尚寂寞》、《无所适从的荷尔蒙》,以及高端对话集《民主不是万能的》。如今致力于中国商帮研究以及城市文化研究。2013年11月发行《重新发现上海1843-1949》,当月入选新浪历史十大好书榜。

【相关阅读】王千马《重新发现上海1843-1949》相关介绍及精选试读


来源:杭州网    作者:记者 郑娟娟    编辑:金涛    
【吴小莉:两会后中国经济的创新和改变】 ...
【专访“暖女”鲁瑾谈《暖男》:暖男就是中央空调】 ...
【谭盾:每次来杭州他都让人惊叹】 ...
【田沁鑫于丹杭州对聊 一个似青衣一个如花旦】 ...
【茅威涛温州开讲:我们要看什么样的戏?】 ...
【宋冬野:从心里唱出来,一路唱进剧院去】 ...
【时寒冰谈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】 ...
【梁晓声谈《中国人的淡定从何处来?》】 ...
【易中天:中国学术界最大问题是不讲逻辑】 ...
【廖智:不经历疼痛,便走不出自由】 ...
·来美院看一场插画漫画双年展吧!这里有你的童年...
·应物象形 随机生发——来“天知道”王凯个人展找你的目之所及...
·[抢票]大忘杠乐队“火走青苔”袭至杭州火热开抢!...
·你若有香 芬芳自来——“最美浙江•凤栖梧桐”蔡云超书法展开幕...
·应物象形 随机生发——来“天知道”王凯个人展找你的目之所及...

电话:0571-85053790

传真:0571-85055071
邮箱:1059941974@qq.com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体育场路218号
邮编:310041

欢迎各位网友提供嘉宾线索!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5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