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杭州网>文化名人访谈>嘉宾语录>
舒羽——幸福是最大的深刻 一如《流水》(视频)

2013-11-28 12:51    杭州网

《杭网会客厅》若尘专访诗人、作家舒羽

 

杭州网讯 “诗意的生活,是大多数人的梦想,却是舒羽让生命行进的方式。这一次,她用一部随笔《流水》纪录下这样的生活和其中的感怀,让人内心清静的同时,也分明像面镜子,照出现实生活的庸常与不静。”——白岩松

平日一脸严肃的白岩松,在《流水》的封页上,留下了温柔的言语,在《流水》背后码字儿的舒羽,正爽朗大气的坐在自己的咖啡馆,品着一壶颜色渐浓的普洱生茶。近日,《杭网会客厅》搬师京杭大运河旁、拱宸桥边的舒羽咖啡,与舒羽一起喝着茶,听着运河上的船鸣,聊聊诗歌、随笔、写作和我们的幸福生活。

诗歌与随笔 像咖啡与茶 也如跳舞与散步

正如舒羽所言,诗或者随笔,无非都是表达自己想法的一种不同的途径,“就像喝咖啡偶尔也要喝一点茶的感觉,咖啡感觉是固体的,我觉得诗也是固体的,《流水》随笔对我来说就像一杯茶,可以不断的加一点东西。关于写文章跟写诗,我觉得我是用两个脑子写出来的,左半脑和右半脑他们分工各不同,就像吃饭的时候,觉得饭吃饱了,水果还可以再吃几口。”

听起来像是平常事般简单,真正要表达的举重若轻却并不容易,“如果说把诗歌比喻成跳舞的话,那么随笔就是散步,散步其实很难散的,因为这个人身材怎么样,协调能力怎么样,是在慢镜头当中更容易看出来,如果说在写诗当中还可以耍赖的话,那么在随笔中,你所有的认识、语言,都要呈现在点点滴滴的东西当中。”

在《流水》里,舒羽从父亲母亲之尊,写到螺蛳蜗牛之微,从卢浮宫中的胜利女神,写到富春江边的丝竹清音,从马友友的琴声如诉,写到普鲁斯特的浮想如云,从欧洲写到江南,一点小生活,一点小温暖,所以她会说,“从这本随笔可以看出来,我的人生态度有一半是比较光明的,诗歌当中可能有一些阴郁了一点。”

也有些人说,特别光明的、快乐的东西,它显得不够深刻,所以我们一定要写那些苦大愁深的东西才显得深刻吗?

“我慢慢地在想,我们这个时代,已经不再是一定要依赖于,很深刻的很苦难的文字,才能来获得那种力量。尤其是像我们这个年龄,我们这个时代,事实上我们的确是生活在阳光下的,不管是我们的祖辈、我们的父母辈经历过什么,但是我觉得人,最重要的是当下,我们可以拿历史来做思考,但是我们活在当下,我们要畅想的,肯定是未来,我现在倒觉得,幸福是最大的深刻,我们生活在现在我们觉得很幸福,这个深刻是无语伦比的,就像流水当中的感觉。”

文学的启蒙——琼瑶, 写作的“噩梦”——《红楼梦》

细读舒羽的作品,可以领受到她那由江南环境孕育而成的语言与情感的细腻,这与她长期专注地阅读古典文学作品有关,在她的文学之路上,有两个人很重要的人,他们两个是截然相反的,一个是琼瑶,一个是曹雪芹。

“我是从四年级的时候开始看琼瑶,姐姐比我大五岁,那个时候除了看台湾的一些书,其实我们没有太多可以阅读的书,我姐姐看什么,我就看什么,她看岑凯伦,我就看岑凯伦。我的阅读品味,到初中一二年纪就不再要看琼瑶了,因为琼瑶阿姨说过一句,‘完美的女主角,都要看世界名著’,我想既然这样,我也去看名著。”

所以收到朋友赠送的《红楼梦》时,她乐不思蜀,“至今为止,我看得翻得最烂的就是那套书。《红楼梦》是‘噩梦’,但是这个‘噩梦’,我很迷恋她,而且每天都要梦见她,我现在还是这样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除了《红楼梦》什么书都不想看。”

好多人说睡前看书是催眠,对舒羽来说,只有《红楼梦》有这效果,“因为红楼梦我实在是太熟悉了,谁讲了一句话,在什么情境下,但是我就是喜欢看,我每一次看,比方说一个字一句话,我觉得她都给我像一个杠杆原理一下,每一次都撬动我很多,包括有时候是一些词汇的组成方式啊、语感啊,或者内部一些结构的相互勾陈。”

最大的写作影响,应该是一种滋味儿,从《红楼梦》里每一个人物、每一个场景、每一个字词里透出的那种况味,给了舒羽真正的文学滋养。“从语言上来说,《红楼梦》对我的的影响,是那种有滋有味的日常的生活感,那种滋味,像戏曲里面的长袖一样,她的语言都不是独立的,前面讲什么,后面有什么,都非常有意思,比方说做一道菜,先放什么,后放什么,都能慢慢的尝出滋味来,很有乐趣。”

生活在“虚度光阴”的日子里 认识一些人 请到杭州来

谈到平日的生活,舒羽用了“虚度”,这可不是所谓的不务正业,浪费光阴意义上的“虚度”,“我特别喜欢跟时间有关的东西,比方书啊,茶啊,咖啡啊,这些东西,他们不贵,但是又很贵,我经常摆弄摆弄,浪费一些时间,我称之为‘虚度’。还有一些时间跟朋友们聊聊天,其实基本上是一个‘虚度’的状态,写作也是一样,因为看不到什么东西。”

在‘虚度光阴’的时候,从书本里认识一些人,与他们做思想的交流,并且有机会把作者本人请到杭州来做活动,当面交流分享,对于舒羽来说,是一件太幸福的事情,所以才有了舒羽咖啡一系列的文化活动,无论是阿多尼斯、谷川俊太郎、卡明斯基,还是一年一届的大运河诗歌节,她沉浸在这样的幸福当中,也为这座分享的城市增添更多的亮丽色彩。

连明年的第三届大运河诗歌节,也已经在她的计划当中搭建好了模型,“第一届我们是请了十一个国家的三十五位诗人,第二届就是请了两岸四地的一些诗人作家。明年想法主题就一个字——‘桥’,正好也是运河申遗,而且这个桥不仅仅是一个实在的桥,而且是一个虚拟的桥,就是翻译,因为翻译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学发展来说,都特别重要。明年我们可能会请十个语种,专注国外作品往国内翻译的,以翻译诗歌为主的一些翻译家来,一起聊聊关于语言当中的‘桥’的问题。”

未来计划与梦想:写好下一本书 再写好下一本书

关于自己的计划与梦想,《流水》的下一部,会是一部解读外国经典诗歌的随笔集,“其实我们说要解读一首诗是件很愚蠢的行为,其实没有什么好解读的,因为每个人允许可以被误读,可以读成你自己想要的样子。编辑希望我写的是,把很瓷实的文学的东西,和一些散淡的生活可以结合在一起,觉得这样特别美妙,他希望我写一本类似《流水》风格的,或者更松散一点的,因为希望通过这本书,可以带领非专业的读者去读诗。不要太学术感,抛弃一些学术性的东西。”

这个现有的计划,打破了她原本想做的事——写小说。“有段时间特别想写小说,而且有三个故事,一个中篇以上的,一个短篇的。可能会尽快的还是会去写小说。还好我现在最充足的就是时间,这也是牺牲了一些换来的,你失去了一些,才得到了一些。”

最后谈到了梦想,在舒羽的看来,过于高远的梦想,如同看一本看不懂也未必需要的书,都是没有必要的,“如果小时候我想当科学家,现在我的梦想就很近,比如下一本书我要写好,这就是我的理想,再比如以后,我要下一本书写好,这就是我的理想,现在慢慢懂得了,不要去看一些你看不懂的书,不要去看一些你认为它能够增长你的虚荣心,但此刻你并不需要它,没有经验感的书。我们只要去做一些,在你的此时此刻,在这段时间,稳合你的思路的东西,我的梦想就是要我触手可及的,否则那就是小时候当科学家的那种思想,那太不靠谱了。”

“就像永恒的定义一样,看似属于诗歌意境的东西,是不可触摸的,”舒羽微微笑意着说“其实永恒,如果是两个相爱的人,我觉得永恒也就是一生嘛,其实就是我们能够感受的、感知的、对我们真正拥有意义的、能够把握、可以拥抱、可以生长它、扩大它的,也就是一生,从此到彼而已。”

 

嘉宾介绍

舒羽,原名周莉,浙江杭州人,生于七十年代末。曾在媒体工作,后创办文化传媒公司。著有珍藏本诗集《黑色是最彻底的奢华》和《舒羽诗集》(作家出版社)。舒羽出现在中国诗坛,有人曾惊为“横空出世”。自2009年6月至2010年5月,在短短一年时间里,竟然写下了260多首诗歌,以一种火山喷发式的诗歌写作方式,特别是她方式独特的文学创作活动,许多急管繁弦式的文学告白和深沉吟唱的精美诗句,一经网络发表就为世人所倚重和推崇。于2011年3月18日播出的《天天向上》中向大家推荐了自己的作品。 2013年6月出版随笔集《流水》,台湾诗人余光中为该书作序。

【相关阅读】杭州诗人舒羽签售随笔集《流水》 读者称人如其文


来源:杭州网    作者:记者 郑娟娟 摄像 陈焕 陈浩鼎 刘彦泽    编辑:金涛    
专访宋冬野:我还是个小孩儿,他们才是真正好的国学是一股正能量——专访知名国学学者楼纪洋
 【相关阅读】
【 作家麦家:生活不止是早九晚五,不止是房子和票子】 ...
【 作家弋舟:人类的文学艺术一定内置在作家心里】 ...
【 作家张楚:郁达夫追求与努力的精神一直伴随着我前行】 ...
【 著名藏族作家阿来:我们不仅要关注社会,更应该关心人与世界、与自然的关系】 ...
【 谭盾:每次来杭州他都让人惊叹 《女书》为女性谱写声音纪念碑】 ...
【 【杭网会客厅】专访“暖女”鲁瑾谈《暖男》:暖男就是中央空调】 ...
【 田沁鑫于丹杭州对聊 这场谈话聊得火候恰到好处】 ...
【 茅威涛温州开讲:我们要看什么样的戏?】 ...
【 宋冬野:从心里唱出来,一路唱进剧院去】 ...
【 杭网会客厅专访秦沛儿女 还原不一样的“星二代”】 ...
· 腊八节能否成为中国的感恩节?两位专家在灵隐杠上了...
· “戏剧和青春相遇了几分钟”——第二届杭州大学生戏剧节今日开幕...
· “西溪创意名家讲坛”:舞蹈名家崔巍现身讲述“不是舞蹈”...
· 智慧文化云 服务一点通——杭州智慧文化服务平台正式上线...
· 丝绸之府与丝绸之路——关广志、关乃平父子作品展在浙美开幕...

电话:0571-85053790

传真:0571-85055071
邮箱:1059941974@qq.com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体育场路218号
邮编:310041

欢迎各位网友提供嘉宾线索!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|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:浙网文[2012]0867-091号 | 工信部备案号:浙ICP备11041366号-1 |  浙公网安备:33010002000058号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
Copyright © 2001 - 2017 Hangzhou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