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杭州网> 文化名人访谈> 文化新闻
周大风:弦歌不辍

2012-06-01 09:29    杭州网

五月的一个晴天,我们去采访浙江省的著名音乐家周大风。

刚进屋子,一闪一闪的电子烟和吱吱作响的摇椅,和周大风一起迎接我们这群年轻的客人。

从周老所处别墅二楼的窗户望出去,是各种层次递进的“绿”。田埂的翠绿,灌木的墨绿,再到远山的深黛色,像一幅漫无章法的油墨。古人说的“古苔浸竹色,新雨沐山光”,大抵也就是此间意境了。

这份看似精心调制的静谧,却与主人亮烈的“张狂”,构成一种错位的叠影。

不到两分钟,他已经趴在一幅卷轴上,振振有词:“我本乱世一书郎,天生刚直半疏狂。常辨人间美与丑,亦尝世间炎和凉。”这是66岁时的某个清晨,周大风挥毫落赋,为自己的大半辈子烫下的句点。

现在,周大风90岁了,依然觉得,这段“自我解读”没什么不妥。“我写歌、画画、作诗,从来不打草稿。我的人生也没有草稿。”

自始至终,周老都流露出强大的气场:采访之前,摄影记者装上镜头那一刻,周大风突然拦下我,要我讲讲这组报道的篇幅和表现手法。采访尾声,他让保姆打电话给女儿,叫她一起来吃饭,但女儿说单位有事,晚点来。老头把电子烟一扔,白眉挑起:“要么马上来,要么别来了。”

这正如周大风的人生剧本,从来没有“平平过”这出戏码。走到人生的这一步,他可以肆无忌惮享受固执己见的自由。

隔壁书房的墙上,挂满了周大风自己做的乐器——二胡、古琴、小提琴,还有静默在角落里再也调不准音律的立式钢琴。他指着门梁上几个未曾完工的提琴面板,埋怨岁月的凛冽:“眼睛不好,做不成了。”

因为黄斑裂孔(一种眼球疾病),吃饭的时候,周大风夹起一枚油爆虾平均要花半分钟。但他第一个听出窗外夹竹桃的婆娑声:“起风了。”

我问他,音乐家的耳朵是不是比普通人更灵。他答:“不止一点点。”


来源:钱江晚报    作者:记者 陈宇浩    编辑:郭媛贞    
【李敖:我实在很喜欢杭州】     李敖给杭州留下了一句话:“何日君再来。”这句话可以有很多种解释,典型的李敖风格。...
【蔡志忠:“21世纪是一个人的时代,所以一定要让自己很厉害。没有创意就不适合这个世纪。”】 ...
【黄亚洲:“一说起雷锋,马上就有人跳起来说:假!那我想问,今天这个社会,连雷锋都不能树典型了,还能树谁?”】   ...
【王健:可以让大众多接触一些古典音乐,但你把它改变成通俗的东西来普及是没有意义的,那就是浪费时间,还不如直接听流行音乐好了。】 ...
【侯文咏:杭州是个发展文化得天独厚的好地方】 ...
【麦家:人的一辈子可能整体是庸俗的、世俗的,但在爱情面前,应该可以是浪漫的、诗意的。】    ...
·汪世瑜:巾生魁首...
·章太炎纪念馆书法精品赴国家博物馆展览 20余件文物均首次面世(图)...
·周大风:弦歌不辍...
·“天下第一社”——西泠印社的名人逸事...
·宋宝罗:京剧仙翁...

电话:0571-85053790

传真:0571-85055071
邮箱:1059941974@qq.com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体育场路218号
邮编:310041

欢迎各位网友提供嘉宾线索!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60221 |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
杭州网(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法律顾问: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